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聚首北京

2020-06-13 08:52

“已经到了协调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和转型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不能再走先发展再治理的路子,要痛下决心解决问题,这是个重大考验。”赵立欣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电网重庆市电力公司总经理孟庆强指出,电力是传统的燃煤大户。根据我国能源资源禀赋,大力发展水电、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等清洁能源,减少燃煤比例。

同样的天空,同样的雾霾。在这场空气保卫战中,没有人能够幸免。从最初要求公开pm2.5,到近期公民要求环保部门公开污染信息,真立欣代表指出,要仔细聆听并认真回应关切公众生存的环境诉求,保障公民知情权,让公民积极地参与公共决策,才能同呼吸共命运。(记者王敏、吕晓宇、刘铮、林晖)

十八大报告为亿万中国人勾画出一幅“美丽中国”的宏伟蓝图。但新年伊始频发的雾霾天气,深深刺痛中国百姓的心,更引发世界的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副局长宇如聪指出,雾霾成因主要是两方面,一是水汽和污染源的存在;二是静稳的大气条件。污染物质主要是人为所致,但今年以来我国具有全球陆地最有利于形成雾霾天气的自然条件,地表风速呈现减小趋势,更加不利于污染物扩散。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王昌说,要建设“美丽中国”,根本上必须完善现有的地方政府考核机制,在注重发展速度的同时提高发展质量。“虽然多部委对环境保护都有一些优惠政策,但没有达到大家‘眼热’的地步。力度要继续加强,既要加大奖励,也要加大相应的惩治力度。”

三月,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聚首北京,聚焦雾霾话题,反思雾霾为什么会在今年爆发?为什么会集中在中东部地区?

她同时指出,可以加大研究发展生物质能源等新能源,结合不同地区推广新技术。比如,在广大农村,目前沼气只是用作单个农户家的做饭、供暖,尚形不成规模,利用率也不高。但如果国家统筹考虑,从顶层设计予以支持,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全国人大代表、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能源环保研究所所长赵立欣说,雾霾发生在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中东部地区,说明能源消耗和工业生产等城市发展造成的污染给环境带来的压力已不可承受。

有专家指出,短期内,我国经济发展想要摆脱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尚不现实,发展主要依靠煤的格局不会有大的改变。

不管何种原因,燃煤、汽车尾气等被认为是人为污染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煤炭消费34.25亿吨,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68.8%。而全世界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不到30%。

赵立欣表示,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汽车尾气排放惊人。多年来,电动汽车的推广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充换电设施迟迟不到位,在于国家层面解决问题的决心和力度都不够大。

“尤其要加快特高压发展,在西部、北部能源基地建设坑口电站,输煤输电并举,改变电源过度集中在中东部的不合理布局,解决日益加剧的环境问题。”

然而,在代表委员们看来,雾霾频发也不简单是环保的问题。“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说污染就解决环保问题,说发展交通就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建设‘美丽中国’,更需要顶层设计,需要通盘考虑。”赵立欣说。